2018台北愛瑞月創作舞展

7/7(六) 14:30–16:30

14:30-15:30

台灣社會實踐哲學家:沈清楷老師

哲學星期五,為何沒有金援卻能持續5年?且在台灣與海外,遍地開花?沈清楷創辦哲五,給發現問題的人舞台,也刺激聽眾思辨,因為他相信,討論的厚度,會決定一個國家的模樣。

台灣媒體良知:李惠仁導演

要挺身面對看不見、不能說,又無所不在的敵人,他留下一段訊息,「在台灣,我們一直很期待有英雄,跟超人一樣,可以幫我們打倒惡魔黨,打倒壞人,……但我覺得,我們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更多勇敢的平凡人。」

15:30–16:30

舞作I 林志遠《那些活下來的》

舞作II 詹天甄《我只是一個舞者!》

舞作III 蕭渥廷《槍聲下的母親》

舞作IV 蕭渥廷《長春花》

7/7(六) 19:30–21:30

19:30–20:30

台灣神學博士:牧師鄭仰恩

「第一代使徒彼得在羅馬帝國傳法時,從與弱勢者結合與當權者嚴重衝突中,展現出對信仰的堅定,為『真正的信仰必須從社會實踐來檢視』立下典範」,「真正的信仰必須跳脫威權體制的框架,才能呈現出信仰的純淨與堅定。」

台灣文化良知:詩人李敏勇

他強調,經濟是國家的身體,而文化是國家的心、國家的精神,若沒有文化,就像一個人沒有中心思想,心是空的,台灣在重視經濟之外,更要重視文化,以文化角度重建國家……我們有自己的文化,不是國民黨的中國文化養大的,我們要透過民主程序,讓台灣成為一個美好的、真實的國家。

Q & A

20:30–21:30

舞作I 林志遠《那些活下來的》

舞作II 詹天甄《我只是一個舞者!》

舞作III 蕭渥廷《槍聲下的母親》

舞作IV 蕭渥廷《長春花》


7/8(日) 14:30–16:30

14:30–15:30

台灣政治思想家:學者吳叡人

談起鄭南榕之死,吳叡人說這是一場「精神上的成年禮」,表示台灣人不再認為自己是弱小民族,不要依賴強權、要自己站起來,鄭南榕的殉道是為台灣獨立的理想,也是要保衛、主張台灣獨立的言論自由,其犧牲是台灣人對抗強權最重要的「軟實力」。

台灣文學先人之後:學者楊 翠

「威權的法就是不義的護具,並展現不義的意志」,所謂奉公守法的行為本身,也是在延續執行不義的意志,「當然要追究」

而台灣唯有召喚同痛同感意識,打開孤島才能召喚陽光。……「當我們是有同痛同感的島嶼,就能一起走向陽光燦爛的台灣大道」

Q & A

15:30–16:30

舞作I 林志遠《那些活下來的》

舞作II 詹天甄《我只是一個舞者!》

舞作III 蕭渥廷《槍聲下的母親》

舞作IV 蕭渥廷《長春花》

1947年2月27日 晚上7點半,天馬茶房門口前查緝私菸的偶發事件,點燃民間久積的民怨,成為228事件的起點。之後全島各地陸續發生統治當局的鎮壓與民間反抗。228不只是一日屠殺事件,而是擴及全島的集體傷痕。這片偌大的傷痕,揭開這片土地長期被殖民暴力統治的事實,層層疊疊,至今仍未得到足夠的平反與真相。

走過七十年,台灣執政當局終於在2017年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但被害者一日未平反,轉型正義便尚未完成;我們必須正視各族群同樣被不正義對待的歷史;這是一場台灣社會的集體共省,無論是執政當局或民間,如果無法深刻理解,我們就無法真正走向和解與寬恕。「轉型正義」是堅決的揭露真相與追究責任,更是跨世代信任、國家認同與人權意識的重建工程。228不是過去式,是現在式,更是未來式。

今年適逢《世界人權宣言》70周年,自1971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台灣人民被拒絕在聯合國的人權保障機制之外,連要走進聯合國大樓都很困難;台灣長久以來,遭受中國透過各種經濟、文化及武力的逼迫,不斷威脅台灣的自主決定及生存權,甚至綁架監禁台灣人權運動者李明哲。台灣要邁向真正的人權國度,需要全體人民的意識覺醒,更需要政府落實人權義務並積極向國際社會發聲,結合國際社會上倡議自由民主的成員,來共同關注及聲援。

沉默與漠視,是對無所不在的威權最大的縱容。對於台灣社會的各項議題皆長期關注、研究、參與的吳叡人教授則認為,理解228事件、通過轉型正義賦予其意義,是一個重要但未完的工程:「轉型正義是很大的工程,三十年來不能說沒有成果,跌跌撞撞,一點一滴,很多人的努力,累積出台灣社會對國家暴力,歷史的不正義,社會上有共識,知道這樣不對,未來不應該再發生,而這是一個未完成的工程。」台灣要落實轉型正義的價值主張、抵抗外來政權統治、參與維護世界民主人權,需要全球承認《世界人權宣言》的諸國和台灣站在同一陣線。

蔡瑞月文化基金會創辦人蔡瑞月老師,本身就是白色恐怖受害者,終其一生,在長期的戒嚴中受盡壓迫、欺凌,但她仍無所畏懼地綻放身姿,將愛,美,與感動,融合在她的舞蹈生命裡。在經歷過無盡的黑暗與恐懼之後,她無恨無悔,反而將最珍貴璀璨的瑰寶留給台灣這片她所深愛的故土。

蔡瑞月文化基金會承襲蔡瑞月老師的生命記憶及龐大的藝術人文資產,多年來始終秉持蔡老師的精神,推動舞蹈藝術、發揚人權理念,並清楚認知到,身為藝文界的開拓者與承襲者,不能僅埋首於藝術本身,在關心國家社會與追求公義的路上,我們責無旁貸。文化藝術無法離開時代、離開社會、離開政治,更應該持續追求自由、追求民主、追求人權,面對真相未明的時代傷痕、政治的迫害的歷史枷鎖,蔡瑞月文化基金會堅持以文化人的視野與舞蹈藝術的方式,不斷地引導社會去反思,並且以藝術特有的能量,撫慰所有受傷的心靈。

因此,藉由基金會舉辦的活動,透過舞蹈、樂曲、行動藝術,串聯公民團體,向社會發聲促使公部門盡速公開真相、釐清責任,並希望讓台灣人民理解,追求轉型正義是一場跨族群集體歷史與文化的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