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月舞蹈社參與社會運動

Social Practice

2017 舞蹈社結合228及轉型正義

系列活動第1波

2017 舞蹈社結合228及轉型正義

系列活動第2波



慶祝勵馨基金會30周年

1995年10月 蔡瑞月文化基金會與勵馨基金會合作演出《城市少女歷險記》

歷史回顧

1983 蕭靜文舞蹈劇場成立

1984 赴韓參加「亞洲舞蹈節」發表作品《漫不經心》、《釵頭鳳》

1985 參加日本「第三屆國際現代舞蹈節」,作品《The Comforter》;

於馬階醫院病房為病患演出《植物狂亂症》、《練習曲》、《四季》

1986 於台北社教館、青年公園、新公園、吉林國小演出,作品《跋涉》、《山谷事件》、《一種宇宙三種情懷》、《遙想巴蘭欽》

1987 參加「第六屆韓國國際現代舞蹈節」,發表作品《Passing》

1988 參加文建會「七十七年聯合舞展」,作品《女人、女人》

1989 於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演出,作品《人類族馬戲團》、《泰戈爾的天空》

1990 製作文建會「七十八年聯合舞展-目擊者的告白」,發表作品《康乃馨之傷》

製作文建會「七十八年聯合舞展-第三城市的預言」,發表作品《城市-失去美麗的園丁》

1992 於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演出,創作:

1.經過流淚谷〈二二八悲歌〉2.《過度愛情-一千零一夜》

舞蹈設計 | 蕭渥廷 音樂設計 | 吳美雲 音樂設計 | 馬大衛 燈光設計 | 林澤雄 服裝設計 | 梁惠美 舞者 | 徐慧蓉、徐紫櫻、周怡君 、 周薇蓉、溫璟靜、陳品秀、徐詩菱、闞緒達 |、李文隆、許育達、 周鑫德、施志鴻、陳建岳、朱祈堯、賴冠方、林協世、林嘉莉、李俊彰

1993 於中華舞蹈社演出,作品《新台幣的翅膀》

1994 4月13日蕭渥廷推出舞台劇「一婦四犬.一個新娘五個尪」

九月「搶救台灣藝術活文化」-蔡瑞月女士與台灣舞蹈史公聽會

十月台北藝術運動—從這個黃昏到另一個黃昏

1994年,政府為進行捷運工程,對舞蹈社做出了拆屋還地的法院判決。蔡老師的舞蹈社同時也是她的家,忽然的,就面臨了拆毀的命運。為了讓政府收回這個決定,舞蹈社整理出大批蔡瑞月女士的舞蹈照片、手稿、服裝等,目的是希望向蔡瑞月致敬活動能呼籲政府重視保存舞蹈先驅一生創作的文化地標 。於是重整及挽救舞蹈社內大量台灣早期舞蹈史料的資源(照片、影帶、手稿、舞譜、服飾、景片及舞蹈資料),並號召當代舞蹈、音樂、繪畫、劇場工作者於此充滿意義的空間,跨界演出共同為保留蔡瑞月舞蹈社並為台北藝術特區請命。

在這樣的背景下,在1994年發起了台北藝術運動名為「從這個黃昏到另一個黃昏」,希望爭取將舞蹈社保留為一個「藝術文化特區」,讓這個充滿歷史與記憶的地方能夠被留下,並爭取一個在都市中的藝文空間。 10月8日下午五點,在舞蹈社開始了連續24小時不間斷的各式演出,三位舞者被吊車吊上15層樓高的空中,在空中24小時不飲不食的靜坐,而其他約三十個藝術團體自發性的登記時段,並接力演出,包括了裝置、雕塑、舞蹈、樂團、塗鴉等等,在這24小時中,將這個地方作為藝文工作者自由表演的空間。很幸運的,再經過包括了台北藝術運動及後來許許多多的行動與抗爭後,舞蹈社這個難得的空間,被保存了下來。雖然我們在1999年又經歷了大火摧殘,但仍在重生後不斷努力的讓這個空間重新站起來,並繼續它當初能夠成為一個藝文基地的理想。

1995 春天「咖啡劇場-行動演出」巡迴公演作品《時代啟示錄》

六月於中山北路復興橋上演出《搶救雛菊》

一九九五年,「蕭靜文舞蹈劇場」為勵馨基金會的執行長紀惠容之託,為勵馨基金會製作《雛菊行動系列》一連串的活動,以聲援拯救雛妓運動。此次「蕭靜文舞蹈劇場」再度嘗試利用他們最擅長的技巧-運用環境強化主體的特質,以現場氛圍完整表達出主題意念。《雛菊行動系列》是勵馨基金會為了促進「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法」的立法及執法而策劃的系列活動。一九九五年八月十日,立法院排定討論「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法案」的前夕,《雛菊行動系列》展開第一波行動—在正拆除中的台北復興橋上,演出另一場令人驚心膽跳的「環境劇場」:


蕭渥廷與三位女舞者和一位男舞者,都將自己綁在復興橋頹敗的橋墩上,歷時三小時之久,以抗議台灣當時的雛妓問題。來來往往的車輛在他們腳底下呼嘯而過,蕭渥廷就懸吊在橋墩下開始朗誦他寫的詩《台灣的花蕊》。這場採用行動劇的模式來顯示拯救雛妓的演出,憑藉著環境製造危機和衝突場面,傳達出強烈的訊息,極度突顯了問題所在。

這個行動在藝術表現上也頗為出色,原因是,它既壯膽走向街頭,並且把街頭轉化為演出的一部份,藉環境既有狀態,製造象徵意味濃厚的場景,而路人、警察、記者的反應,則連鎖地為演出的重要部份,呼應六O 年代以來,街頭就是戲劇,以及打破演出者與觀眾界限的藝術理念…無疑的,對什麼叫做舞蹈,做了擴大的解釋…在政治現實裡,我們常常看到的是直來直往的肉博戰演出,相較之下,這個由女性團體主導的高分貝大膽行動,不僅兼具政治性與社會性,它那冷凝犀利的表現手法,更值得我們給予肯定與喝采(吳瑪琍1995)。


翌日,也就是八月十一日,立法院通過了「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法」法案。這項法案如此快速通過,當然與勵馨基金會等團體長期的造勢以及蕭靜文舞蹈劇場的博命演出有關。曾經藉由蕭沃廷的「女性環境劇場」來探討「女性身體與城市空間的對話」的交通大學的張靄珠也認為:

勵馨基金會和蕭靜文舞蹈劇場所聯合製作的女性環境劇場,藉著女性身體和城市空間的互動,把城市中不同區域的景觀、脈動、以及市民參與公共論壇,都溶入了她們的表演之中。這樣的環境劇場,也因為善於運用社會網路及媒體,和現有的政治,社會機制互動,而催化了立法和執法過程(張靄珠2000)。(陳兆雯 1993)

十月與勵馨基金會合作演出《城市少女歷險記》,於北美館首演

《城市少女歷險記》在台北市美術館館前廣場正式演出。廣場中央設有一座約三層樓高的鷹架,七女一男在鷹架上舞動,女孩們以肢體顯現陷入泥沼的雛妓,蕭渥廷也在鷹架上下,甚至把自己禁閉其中長達五十五小時。鷹架的四週是主要表演區,約有十卡車的砂傾倒在地面。外場也設立了幾個遊戲攤位,掛著「純喫茶」、「純按摩理容」的招牌,以陶侃台灣非法的色情交易,現場人員亦鼓勵觀眾參與,提供免費飲料和理髮服務。義工請觀眾把他們認為是「罪惡的事」都寫在小紙條上,然後把紙條掛在「罪惡之樹」上。廣場周圍則是勵馨的社工人員和義工站在肥皂箱上演講,呼籲掃盪這些行業中的色情交易。

這時表演區的演出開始,第一區的女舞者們以象徵物質世界對雛妓的誘惑般地舔著棉花糖,坐在紅色的椅子上,張大嘴塞進一個個包子,一直機械化的咀嚼直到精疲力竭,如

同性機器的雛妓每天要接客高達四十人。他們帶著包子和紅椅子走來走去,像是從一個娼察被賣到另一個娼寮。舞者表達了雛妓性虐待的痛苦,最終逐漸沈淪罪惡的深淵。演出結束,

他們燃火焚燒罪惡之樹。同時,第二區進行的表演則再現了女人在婚姻和家庭中所遭受的暴力。一個身著白紗新娘服的塑膠模特兒在鷹架上來回盪著鞦韆。男演員不斷對一個女演員施暴,女演員終至反抗而脫離。而未獲救的雛妓,機械的從左到到右晃抬著下體終究痙攣到集體的歇斯底里,最後陷入一片死寂。她們被埋在砂裡,塑膠模特兒的裸腿像枯枝般一條條從砂堆伸出來(見圖5-1-2d),為肉體和心靈的死亡畫上句點。

整齣創作像是一種集體的社會行動計畫,集合裝置、舞蹈、展演、行動劇共同演出。創作《泥舞》的蕭渥廷認為,鷹架象徵空殼般的城市,同時凸顯城市裡無處不在的危機(張靄珠2000)。裝置展演的鷹架上充斥著,以及被支解的模特兒,象徵著年輕人的肉體被荼毒。正式活動時,鷹架下設有八個攤位,有按摩攤、理容攤等….,邀請觀眾在開放空間裡參與價值觀的重新認定。有別於一般藝術活動裡,觀眾與表演者截然二分的慣性,在這次的展演裡,觀眾也成為演出者,是整個展演行動的一部份。勵新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社會運動不在同等於赤裸裸的街頭若搏戰,它的形式可以更多元。而藝術也不必居首表演殿堂,它可以擴大為社會行動,並走入人群和民眾對話⑬。紀惠容十分贊同藉由藝術間接的感染力來教育一般

社會大眾,並喚醒女性集體意識。除了在美術館的演出,勵馨也連續兩週發動在華西街、中正紀念堂、以及新聞局、警政署等機構的《雛菊掃街行動》,藉著非寫實性的女性身體表演和城市空間互動,再現女性集體記憶。(陳兆雯 1993)

1996 二月於台北市政府前演出《來不及哭泣的土地》

三月於中山北路與長春路口演出《與選舉共舞》

一九九六年三月,正值總統大選的緊張時刻,「蕭靜文舞蹈劇場」在長春路和中山北路交叉口演出《與選舉共舞》之舞碼《紅綠燈》。表演者均身穿日本的行頭,領頭者執著一個「蕭靜文舞蹈劇場」的牌子,像是武士排成一列地走到交叉口,在中午十二點整,表演者分成四隊,代表「李連」、「彭謝」…..等四個黨派⑭,各在長春路和中山北路的十字路口的四個紅綠燈下就位,紅燈的時候他們等車子各離去後他們就殺去對街,綠燈就走回來,根據蕭靜文所形容當時的狀況:「很刺激!」一樣,「蕭靜文舞蹈劇場」又在我們生活的空間裡作了一場不凡的演出。當天,有很多人在哪裡,許多民眾就會拿著他們各所認同的黨派旗幟,各自集結成隊站在那邊搖動旗子,甚至有些民眾很激動地吶喊了起來,這時民眾不自覺地已經加入了演出,與演出互動。很幸運地,這次的表演並沒有出意外,也沒有警察來取締,蕭靜文就開玩笑說那時候警察大概都是忙著選舉都沒有來抓。因由於其高度的趣味性,蕭靜文認為這是一個他唯一滿意的作品(陳兆雯 1993)

六月於立法院前演出《廣島之後》

六月中於二二八紀念公園演出《三個死刑犯》聲援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

七月主辦「1996台北藝術運動-點燃文化聖火」演出於中山北路上演出《中山北路行七擺》《油桶與12個動作》

一九九三年蕭靜文提出「中山北路行七擺」的建議案,乃源自於九二年到香港深圳參觀深圳商業特區的經驗,促發他曾構思台灣文化特區的構想。他認為中山北路的

過去是一個文化大道,很多藝術家、文學家都是居住在這裡。在他們創作的歌曲、文學,或者是畫布的內容,中山北路的影像總帶有藝術人文的氣息。許多國內國外的遊客,也常會來中山北路走一走。象徵台灣地標的台北,其中山北路可以算象徵是台北重要精華,這個位於中山北路的「中華舞蹈社」也孕育出台灣無數的藝文人才,對於天天往返於「中華舞蹈社」的蕭靜文來說,這裡更是他記憶凝結的一個地方:所以,中山北路在我講,我對它,像這十九年來,是不只「行九擺(次了!」,走了好多次,幾千次了…②。所以在九二年的時候,他就提出應該把中山北路回復到一個過去的文化大道,而不是現在婚紗。蕭靜文認為現在的婚紗並非過去的一個面貌,所以在九六、九七年的時候,他們有文化活動的遊行,就在民權東路和中山北路、民族東路跟中山北路、民生東路跟中山北路,這樣大的馬路邊,他們舞者作一些演出,當時各個舞者趴下來的動作就像是象徵一個文化的佔領。對中山北路這一個動線,他覺得是有潛質可以去開發的。他認為中山北路最美的,是中山北路內的巷道,它裡面的內容物,也就是精神所在。巷道內很多咖啡館,很多餐廳、書局,因此他也因而衍生出其後的「舞蹈巷③」的構想。(陳兆雯 1993)


1997 2.27街頭行動劇-白色的圓環19

晚上‧台北南京西路、重慶北路口圓環紀念二二八事件遊行「白色的圓環」街頭行動劇


台北後車頭的圓環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七暝

這是林江邁傷心的所在

無辜陳文溪中槍血流滿四界


這也是台灣人戰鬥的所在

台灣人路見不平企(kia)作伙

追打惡警抗暴起義討公道


想不到中國人懊惱大開殺戒

二二八受難冤魂千千萬萬

白色恐怖政治迫害到擔猶未煞


台北後車頭的圓環

一九九七年二月二七暝

這是建國廣場表演的所在

紀念二二八五十週年的行動劇


這也是杜文權成仁的所在

一心為建國,擔任陳儀的角色

不自惜身命,企在馬椅頂


二二八冤魂白布旛旗甲引來

誤認文權作陳儀,怨氣衝向伊

白色的圓環閣再墨到紅色的血

十月於中山北路48巷與捷運局廣場舉辦「週末辣辣音樂會」

十月至十一月主辦「登革熱戲劇節」、「伊麗莎白.陶曼舞蹈研習營」及「暈眩爵士月」

十一月至十二月《二二八勿語》於台北、嘉義、桃園等地巡迴演出

十二月發起「1212蔡瑞月接機行動」

1998 一月策劃日本國寶級舞蹈家石井綠、折田克子來台,於蔡瑞月舞蹈館展演「雪祭」

二月於圓環演出「二二八事件--春之祭」

四月與勵馨基金會合作為蒲公英兒少治療中心於台北火車站天僑、承德路、長安西路演出《治療傷痕、乘愛而飛》

四月完成蔡瑞月舞蹈史料出版

八月主辦「日本現代舞大師折田克子舞蹈研習營」

八、九月協辦「留法許艷玲、徐秋宜服裝與舞蹈對話」、留德舞蹈家張恆莉「蔓延」演出

十月於台北、台中、中壢《女性大地》巡迴演出,共五場

十月至十一月於蔡瑞月舞蹈館主辦「1998舞蹈節-六人創作舞展」,共六場


1999 二月於太原路圓環演出《白色圓環恐怖序幕》

三月參與「台北燈節─仁愛路國際嘉年華」街頭藝術展演活動

三月底受邀於總統府前廣場演出反核作品《核爆夢靨》

五月參與東海藝術節演出,於中正堂前廣場演出《城市少女歷險記》

六月於社教館演出「台北藝術節」----《舞相四色—大草原》

九月製作dida dida概念劇展

七~十月協助蔡瑞月舞蹈研究社指定為市定古蹟

七月藝文界聯合聲援,展演「葬屋‧葬舞」舞蹈

七月林懷民、張炎憲、李敏勇、蕭靜文質疑文化政策的連續性

七月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籌備會陳請指定古蹟,強調蔡瑞月舞蹈家根基於此的歷史意義與藝術價值。

八月發起1999文化危機搶救行動—「劇場界第一波勁爆視覺行動」

八月發起文化危機搶救行動系列—「舞蹈界暨文化界第二波勁爆視覺行動」

2007 鬥陣挺樂生千人大遊行-挺樂生行動

樂生保留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昨天結合上百個民間社運團體,發起「全台鬥陣挺樂生」大遊行。上千名遊行群眾高呼「挺樂生、去污名、樂生捷運要雙贏」口號,希望政府保存9成樂生院區,從口頭承諾化為具體政策。原本預定今天強制拆除的樂生療養院,行政院長蘇貞昌上週保證暫緩執行,同時朝保存9成的方向努力。但青年樂生聯盟認為,拆遷的危機未解除,甚至前天樂生後山還發生大火。因此遊行照常舉行,遊行路線從中正紀念堂出發,經中山南路、立法院,最後抵達凱達格蘭大道。遊行的訴求包括:要求政府承認政策錯誤;恢復漢生病友名譽與去除污名,確保樂生院民免於強制搬遷的威脅;依法審查與指定樂生院為古蹟,規劃兼顧院民生活、社會教育與地方發展的「樂生人權文化園區」。遊行活動前,蔡瑞月舞蹈社的「痲瘋女」行動劇,演出院民心聲,住在樂生幾十年的阿嬤看了感動得流下眼淚。雖然不良於行,但她仍與20餘名院民乘坐電動代步車參加遊行。

2013 反核大遊行

福島核災就要屆滿兩週年了,直到今日,核輻射外洩的種種汙染和傷害依舊持續籠罩著土地和災民。讓人遺憾的是,台灣執政當局還是沒能從這個災害中學得教訓,仍然不願決斷地儘速停下運轉中的核電廠,甚至還爆發了震驚國人的核二錨定螺栓斷裂事件,最後依舊在疑雲重重下冒著高風險倉促重啓。 同時,電廠內爆量的核廢料、長期犧牲的蘭嶼悲歌在當政者的顢頇下,也還看不到解方。


不過現在最讓人擔憂的卻是核四即將要裝填鈾燃料棒了。核四近幾年進入測試階段,不僅不斷延長工期,同時弊案、重大事故連連,早已被許多專家判定「不可能安全」。但台電和政府至今仍是一意孤行,打算再次追加五六百億預算投入這個錯誤工程,讓總工程經費逼近三千五百億,並且下令全員趕工,要在今年底、明年初完成鈾燃料裝填,造成「既定事實」,讓核四只能前進難以回轉。以目前核四的工程品質來看,燃料裝填將為台灣帶來巨大的威脅及災難!反核運動前進的步伐同樣讓人振奮,這一兩年越來越多的民眾認識到核電安全的脆弱,以及電力公司經濟恐嚇的荒謬,除了堅持不懈的巍然身影依舊引領著民間廢核的盼望,許多反核新力量也一一浮出,一面一面的反核旗,一場一場的人民行動,表達的都是同樣身而為人的基本訴求:我們不需要核電,我們要一個安全、公平、永續的家園。

2013年,是台灣廢核的關鍵年,我們要將遍地開花、超越黨派的廢核民意匯聚成讓當政者無法再閃避的龐大壓力,並且大聲喊出我們的要求:「停止核四預算,拒絕危險核電!」而3月9日的全台廢核大遊行,將是今年集結民間廢核力量的重要起始點,從2011年的「微笑向陽、遠離核災」遊行,到2012年的「告別核電」遊行,在2013這一年,面臨核四廠即將裝填燃料的危險威脅,我們要喊出「拒絕危險核電、停止核四預算」的訴求!3月9日,我們要再上凱道,讓執政者看到廢核的龐大民意,我們要告訴政府:「臺灣不要核電,人民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 只有停建的核四才是安全的核四,停止編列核四預算! 讓我們跟核電告別,向未來出發吧!

2014 三月「恐怖核爆、地獄浩劫」反核遊行

2014年,福島核災已即將邁入三週年,但災難持續蔓延,流入海洋的輻射汙水數值屢創新高,回顧台灣這三年來民間已強烈表達廢核意願,政府卻以拖字訣應付民怨,想要等到風頭過後持續擁抱核電,不但老舊危險的核一、二、三廠要投入1100億元來延役20年,核四安檢也變成公關騙局,毫無把關功效。

過去一年反核聲勢高漲,使得行政院凍結核四預算與所有工程,不得不提出核四陷阱公投來應付洶湧而來的民意,最後又在政治鬥爭與算計下自行退縮,廢核的進程陷入僵局,近日經濟部與台電竟開始屢放消息試探,不放棄恢復核四工程的企圖,無視於去年 3月9日全台 22 萬人上街、高達七成的廢核民意!

反核運動這一年累積的憤怒,將在今年再度爆發,民間的反核力量再次集結,要向政府開戰,廢核大遊行已開始籌備與宣傳,定在3月8日(週六)擴大舉辦,北中南東四地再度同步上街,訴求全面廢核、面對核廢、終結核四、立即停建! 向政府表達我們已忍無可忍!

八月 長春花─60年暗夜夢迴

編舞:蕭渥廷、詹天甄

音樂:〈長春花〉 高一生

服裝設計:陳紹麒、詹天甄

演員:詹天甄、林志遠、林智偉、吳聞修、魏敏

前輩們,你們的苦難鑄下壓迫的史頁,記憶……讓覺醒的人接棒與強權對抗,孤獨而堅毅地前行的勇者,在你們前方正為我們指引出將要昇起的破曉微光。

長(ちょう)春(しゅん)花(か)

窓辺(まどべ)に咲(さ)いた フロックスの花(はな)よ

麗(うるわ)しい姿(すがた) 微風(そよかぜ)に揺(ゆ)れる

あー麗(うるわ)しい フロックスの花(はな)よ

君(きみ)に捧(ささ)げる 山々(やまやま)を越(こ)えて


窗外開了

一朵朵的長春花

優美的微風中搖曳

啊 美麗的長春花

讓我把它獻給妳

越過一重又一重的山峰

八月以行動劇聲援邱和順案,司改會第三度幫邱和順聲請非常上訴 編劇:蕭渥廷 演出:林志遠、賴謙德

地板擺放三角錐,被蒙住雙眼的舞者在寫著死刑二字的鐵桶上,全身不停顫抖著,穿著黑衣的警察在鐵桶旁,不斷揮舞棍子朝他身上毆打。最終舞者全身被纏繞封鎖線,靜默地蹲在鐵桶上。這是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特別為「邱和順案」設計的行動劇,呈現當年邱和順在偵查階段遭受刑求的畫面。本次飾演邱和順的舞者林志遠表示,演出時心中有滿大的震撼和反省,短短十分鐘內已可以感受被刑求的痛苦,但比起邱和順經歷的可能只有千萬分之一。

而在今早,參與連署要求重審的學者與邱和順案律師團,也集結於最高法院檢察署前,呼籲現任檢察總長顏大和,對本案提起非常上訴。律師團代表律師尤伯祥和顧立雄並進入最高法院檢察署遞交非常上訴聲請狀。

2015 六月邱和順國際記者會聲援 編劇:蕭渥廷 演出:林志遠、吳聞修

國際特赦組織、民間司改會等民團,上午10點到法務部前為邱和順案開記者會,曾押解邱和順的新竹退休刑警吳先生現身,公開說明邱是冤枉的,當初邱遭刑求逼供才承認犯案,他雖沒親眼看到刑求,但聽到邱慘叫聲,他不忍邱可能遭槍決,才決定出面替邱喊冤,未來如法院傳訊他,他願意出庭作證。邱和順案另兩名被告林坤明和林信純也到場喊冤,並感謝退休刑警出面還他們清白;司改會指出,另位曾參與辦案的新竹退休刑警小隊長,也指邱案是冤獄,但記者會未到場。

司改會執行秘書蕭逸民指出,本案是罕見有警方出面替被告喊冤案件,邱4年前獲判死刑定讞,隔天司改會就接到這位退休警察電話,司改會瞭解他承辦本案經過後,陳請監察院介入調查,監察院102與103年連續作出二份邱案調查報告,皆指本案疑點不少,檢察總長也認為退休警的證詞是新事實新證據,司改會上午據以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秘書長唐博偉指出,目前已有兩員警證實邱遭酷刑認罪,根據國際公約,刑求自白沒有證據力。

邱和順為纏訟達27年的學童陸正被綁架撕票案、女保險員柯洪玉蘭遭強盜分屍案主謀,最高法院100年7月28日審結,判決邱和順兩個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將執行一個死刑;同案被告林坤明判處17年徒刑確定,邱和順的同居人吳淑貞獲判10年確定。高院更十一審合議庭認為邱和順惡性重大,「除處以極刑外,已無求其生之可能」,遂判死刑,並獲最高法院認同,邱和順所涉陸正案,歷經14次審判,從一審到三審,審理法官達99人次,都判死刑。

歷審判決指出,邱和順等人被控於76年12月21日傍晚6點多,在新竹市北大路擄走從聯美補習班下課的10歲學童陸正,殺害後棄屍苗栗縣竹南崎頂海邊,再向陸正家屬勒贖100萬元逞。

邱和順等人殺害陸正之前,在同年11月24日,將任職於國泰人壽竹南營業處、私下經營大家樂的柯洪玉蘭約出見面,索討50萬元不成後殺害分屍,棄屍在苗栗縣竹南鎮輝煌牧場旁懸崖,再朋分柯女皮包內的現金13萬元。

陸正案、柯洪玉蘭案都是「無頭公案」,柯女被邱和順等人分屍後,一直找不回頭部,陸正的遺體則迄今未尋獲。